日出之时读《日出》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崔玉玉  时间:2019-10-10 【字体: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;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白露——这是一个多么诗意的名字。然而,日出之时,白露便会烟消云散,仿佛不曾存在过一般。美丽的日出,带给世界的本是美好的希望,然而带给白露的,只有无尽的绝望。

《日出》是剧作大师曹禺先生的经典名作。在这本书中,他塑造了一个活在暗夜之中、美丽、苍白而扭曲的美丽生物——陈白露。书的名字叫做日出,女主人公又偏偏叫做白露。白露遇见日出,便只有毁灭。作家的匠心,曾让初读此书的我暗暗心惊。

故事发生在半殖民地半封建时代的都市。陈白露,曾经有一个书香气十足的名字——竹均。她出身于书香门第,曾经有过一个淳朴的少女时代,有过一个带着天真与真诚的男友——方达生。然而,在那个时代,她终究沦落了。从淳朴的书香少女,她变身为舞女、电影明星,最后沦落为交际花,成为银行家潘月亭的情妇。她每天的生活从日落开始,围绕着酒精、舞池、香水、麻将展开。围在她身边的,是孀居的寡妇和面首、无恶不作的黑社会打手、不学无术的留学生。

乱世之中,有的人孤标傲世,冷眼旁观;有的人,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;有的人,苦苦挣扎,饥寒交迫;有的人,纸醉金迷,醉生梦死。不幸的是,陈白露就是最后这一类。更不幸的是,她的头脑一直是清醒的,她清醒的知道自己的堕落,却又无力改变,没有勇气脱离腐朽的生活。

一个年轻的生命,在酒色财气中被榨干了生机,失掉了梦想与生存的能力。她美丽而疯狂,每日在酒店里与一群让自己厌恶的人寻欢作乐,依靠酒精麻痹自己的思想。

方达生来了,他依然带着孩子气的天真。方达生让陈白露想起了少女时代纯洁的自己。她怀念那时的自己,却逃不开现在的生活。殖民地的纸醉金迷,是一滩烂泥,却也是陈白露生存的土壤。

陈白露是银行家潘月亭的寄生虫。靠着后者,她过着人上人的生活。看似风光无限,实则潜藏着深深的危机。人吃人的世界里,陈白露是潘月亭的猎物,潘月亭则是另一股更为强大的黑暗势力金八的猎物。在金八的操控下,潘月亭的银行垮了,意识到自己将落入金八手中的陈白露终于反抗了一次,她吞下了安眠药,在日出之前,沉沉睡去。

“看!太阳升起来了,可是阳光并不属于我们。”这是陈白露自杀前最后一句话。日出没有拯救她,陈白露还是被暗夜彻底吞噬了。

黑暗之中,全无出路。无论是陈白露、潘月亭式的“上等人”,还是老妓女翠喜、银行小职员黄省三这样的“下等人”,他们都被一双黑色的大手紧紧控制着,在泥潭中无力地挣扎,最终陷于黑暗,死于黑暗。

读完《日出》,我曾被作家带着悲悯的文笔所震撼,也曾深深恐惧旧时代无处可逃的绝望与无奈,也因此更珍惜这个让我自由成长的新时代。

晨起,正值日出,拉开窗帘,一帘光扑在身上,我不由长舒一口气。我庆幸,那个时代已经远去;我庆幸,我可以用力地拥抱日出;我庆幸,我可以大口呼吸阳光下的空气;我庆幸,我可以凭着努力而过我想要的生活。

日出东方,清理掉笼罩大地的黑暗。


九卅娱乐娱城app_2019最新下载